丝瓜视频离线

白日神僵!

在世人的印象中,僵尸向来以阴暗邪恶面目著称。

而宁缺通过一代僵尸血晶激活法则之力得到天赋血脉,却居然让他成为可以吸收太阳之力强化的神圣僵尸。

不得不说,十分诡异且强悍。

天赋技能属性一,每一级都能增加30%的基础属性,如果升到五级,就能增加150%!

光这一点,就把僵尸肉身强悍的特性展现得淋漓尽致。

属性二不必多言,几乎颠覆了陈勾对僵尸的固有认知,也完全消除了僵尸一族被神圣之力克制的天生隐患。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白日神僵可以吸收太阳之力,但僵尸一族的其它血脉能力也并没有消失。

譬如可以通过吸食人血来补充力量。

譬如在晚上,也可以吸收月光精华修炼等等。

属性三转化后裔,同样是僵尸一族都有的能力。

由宁缺所转化的僵尸,也将属于白日神僵一脉!

在水一方有位佳人

只不过,与一代僵尸相比,二代僵尸的各方面能力都会差一个档次,三代更差……

之所以有数量限制,是因为每一次转化二代僵尸,都需要消耗自身的一部分尸族本源。

最重要的是,高阶僵尸对低阶僵尸有绝对的血脉压制。

除非还有其它一代僵尸或始祖女魃在场,否则其它僵尸都不能违背宁缺的任何命令。

而属性四,才是白日神僵最强的地方!

所有法术都可以继承自身被动,意味着什么?

假如宁缺学了恩赐解脱这样的被动,那么他施展法术时,将有15%的概率触发数倍暴击!

本来威力凶猛的法术获得暴击,威力将何等恐怖?

除此之外,还有类似被动晕眩类的技能,被法术继承后,成为法术重击,也将强悍惊人。

诸如此类,当法术获得物理攻击才有的被动时,变化根本无法想象。

当然,虽然技能描述是自身所有被动都能继承……

但更准确的说,是攻击类法术能继承物理攻击可以附带的攻击类被动。

防御类法术,则只能继承防御类被动。

这个属性的存在,使白日神僵显得愈发诡异另类。

明明僵尸都以肉身强悍著称,而白日僵尸却拥有恐怖的法术战力,实在前所未见。

“这就是修行者的力量?”

宁缺睁开眼时,饶是他心性再坚忍,此时也不禁露出惊喜之意。

“这不单是修行者的力量,还是世间最强的力量之一!”

陈勾沉声道,他现在自然不知道宁缺未来会成长到什么境界,变成什么样子。

一代僵尸血脉,即使放到山海神界,也可以列入一流了。

毕竟,其始祖可是天帝之女!

“敢为师尊名讳、门派?”

宁缺站起身来,神情真诚,恭敬地拱手行礼。

“我知道你原本打算去长安考书院,继续去吧。修行者在不同的阶段需要学不同的法与道理,你现在这个阶段跟着我并不合适,书院才是能够帮你最快成长的地方。”

陈勾一边沉吟,一边说道:“至于我的名字,等你什么时候有了破五境之上的实力,自然会知道。”

他看好的是宁缺的未来,而非现在。

宁缺想要能对陈勾有所帮助,超脱境只是起点,半神才勉强够看。

所以,现在的宁缺,陈勾只是种下一枚变强的种子。

然后让他自己去书院汲取养分成长就行了,真要带在身边,反而对他的成长不利。

因为宁缺不是觉醒者,不能通过杀戮变强,每一个境界都必须实打实地修炼。

而这方面,陈勾自己都没经历过,自然也谈不上给他什么指点,书院才是最理想的发育地。

宁缺听完整个人怔住:“您不介意我成为书院弟子?”

自古以来,门户之见深入人心,根深蒂固。

如果不是知道陈勾没有戏弄自己的必要,宁缺几乎以为陈勾是想让他去书院卧底图谋什么了。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陈勾淡然笑道:“不但我不介意,书院应该也不会介意你带艺入学,关键在于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夫子的胸襟气度,绝非常人可以揣度。

书院三先生余帘本身还是魔门宗主,夫子都能将她收为弟子,何况一个宁缺?

只要他是可造之材,而且没有图谋不轨之心,书院必不会拒之门外。

“分开前,我最后再传你一道神通。”

陈勾从储物空间取出巫玉骨杖,将杖顶骨玉对准已经从马车顶下到地面的宁缺,继续说道:“此神通名为天陨神箭,修炼到大成,可于千万里之外一箭射杀天神!”

陈勾的记忆中,后来宁缺最主要的攻击手段,就是元十三箭。

这一世,不出意外的话,他肯定还会用弓箭作为兵器。

从这方面考虑,陈勾的诸多技能中,自然是天陨水晶箭最适合宁缺。

而且,陈勾也相当期待,天陨神箭将会在宁缺手中,绽放怎样的光辉。

要知道,凭借白日神僵的天赋技能,他所射出的天陨神箭可以附带被动,威力甚至可以不弱于禳命巫祖的十箭齐发。

骨玉巫杖落在宁缺头顶,天陨神箭的法则奥义便以精神念力的方式进入他脑海中。

既然已经使用了一代尸祖血晶,宁缺自也不会再拒绝传法。

很快,他脸上就露出震惊之色。

刚刚听陈勾说天陨之箭怎么厉害,都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现在得到完整奥义后,才知道这道神通有多强!

陈勾将一块传讯晶石抛了过去:“今天就到这里吧,这块晶石拿着,如果想找我就用法力激活,无论你遇到了什么难处,我都会帮你解决,但在你破五境之前,只能使用一次!”

他从始至终都在付出,丝毫不谈回报的事。

但正因为这样,所以才能让宁缺将这份恩情深深铭刻在心中。

这就是动之以情,而不是威逼或利诱。

宁缺在马车下沉默无语,忽然双膝着地,用左手压在右手背上,然后按在身前的地板上,身体缓慢前倾用前额触及左手背,行了一个人能对另一个人所行的最重大礼。

有大恩才行大礼!

像他这种为苦苦求索十几年,无比艰难才踏入修行之门的人,才知道一个至少五境之上的大修士愿意领他这个明显没有潜质的普通人入门,并传授强横的神通……

是一种怎样的造化!

看到宁缺行了大礼,桑桑虽然不是很理解少爷的举动,却也是赶紧挪动双膝来到马车前叩拜下来。

同一时间……

一道法则流光自宁缺体内流入巫杖顶端的骨玉中,意味着陈勾也得到了传授法术的回馈!

很显然,这也是陈勾收徒并传法的重要原因之一。

陈勾一边查看技能信息,一边喃喃自语。

“白日僵法源光,可以让某个主动技能与一个被动技能融合,使之继承该被动的能力……”

“白银品阶以下成功率百分之百,黄金品阶成功率70%,铂金品阶成功率50%,钻石品阶成功率20%。”

又是融合!

不过和佛道合流源光不同,这次不再是佛门神通和道门神通融合,而是一个主动技能和被动技能融合。

虽然钻石级的成功率只有20%,但加上乐象面具提升的气运,增加到百分之三四十左右不成问题。

所以,如果筹谋得好,是有可能让陈勾再次获得一道准帝法的!

这让他不禁暗自惊叹,现在看来通过传法得到的回馈,当真不可小觑。

当然,最终能得到什么样的回馈,与被传法者的天赋属性有关,如果目标太平庸,陈勾传法后也不可能得到这么好的回报。

只不过,眼下并不是直接思考该怎么使用这道源光的时候。

“起来吧,我与其他人不同,管传不管教,神通以后你自己去练,不懂也别来找我。”

陈勾挥了挥手,示意宁缺可以起身了。

宁缺起身,又认真地行了一礼,然后才转身离开。

虽然陈勾的脾气和行为看起来都很古怪,但他并没放在心上。

大凡强者,总会与凡人不同,否则和芸芸众生一样,又怎么称得上超凡脱俗?

不过走出两步后,宁缺忽然脚下一顿,实在忍不住地问道:“师尊,我可否问一下,您究竟是什么境界?”

陈勾瞟了他一眼,抬手指地,又指了指天,淡淡道:“这个世上的修行者,人间除了夫子,天上除了昊天,其余皆不入我眼。”

“……”

“!!!”

片刻后,宁缺和桑桑几乎麻木地转身走去,内心的震撼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平息。

如果陈勾不是吹牛,那他们可能是过去十几年倒的霉,都被积累成人品,在今天这一夜爆发了。

不只是他们,正好走向马车的长公主李渔也听到。

原地怔立良久,回过神来深吸几口气后,来到马车前,恭谨道:“今日多谢先生出手相助,先生大恩,李渔必一生铭记于心。”

陈勾呵笑了一声,这个聪明之极,也现实之极的公主来谢恩是假,亲自过来笼络才是真。

…………………………

明天补上

夹住了,明天保二追三,补上!

《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技能》明天补上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

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