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下载app的

“嗯哼!”

袁芷理所当然地接受了秦林的献殷勤。

打车前往秦林下榻的宾馆,忍着肉疼付了车费之后,秦林心底再次升起买车的念头,堂堂未来千万企业的老总,还不值得公司给咱配辆车吗?

起码也得配台桑塔纳吧?

想了想,秦林叹了口气,都说是未来大佬了,至于现在,苟着吧。

袁芷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一间房间,秦林在前台服务员暧昧的眼神中翻了个白眼,瞎啊,认不出来我是早上才从你们家出去的客户?

我这帅的人需要女人帮我付款么?

这破服务员,连个人都认不出来,差评!

“哎哟,累死我了。”

一进门,袁芷便径直走到大床边,直直地瘫倒在床上,连鞋都没脱,象牙色的高跟鞋被雪白小巧的足尖轻轻挑着,别有一番韵味。

“我才不是足控……”

秦林看了一眼,连忙将视线转移到别的地方,心底默念冰心咒。

烈日姐妹花

然而袁芷仿佛在考验秦林一样,躺倒床上就算了,竟然还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嘴中带着娇呻。“嘤咛~”酥酥麻麻地,让秦林整个都感觉不好了。

实在是太坏了。

秦林气得把行李箱往边上一扔,没好气地说道:“淑女一点行不行,这还有人在呢。”

“切,一个小屁孩。”

袁芷转过头,鄙视地看了秦林一眼,竟然变本加厉地直接把高跟鞋踢掉了,雪白的玉足如同穿花蝴蝶一样上下摆动,白得耀眼,妩媚中却带着三分小女儿姿态,颇为诱人。

秦林深吸了一口气,“我回自己房间了,你休息好了喊我,我就在你斜对面。”

“不要,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歇五分钟就好,马上也该吃午饭了。”

袁芷的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隐隐约约的撒娇,这让秦林有些吃不消,一双腿就跟扎了根一样,死活不愿意迈出房间。

大概是太久没见到袁芷,有些想她吧?绝不是馋她的意思。

秦·正人君子·林扫了一眼她躺在床上娇躯,撇撇嘴,“就这体力,你下午还能有精力陪我去看门店?高估自己了吧?”

说完,秦林又漫不经心地扫了袁芷一眼,啧啧,身材不错嘛。

“哼,要你管?”

袁芷轻哼了一声,脸上带着嫌弃,“贼眉鼠眼的,偷看什么呢。”

心底却莫名的有些开心,纤嫩雪白的小腿玉足摆动地更加频繁了。

“好了好了,这都十分钟了,你不是说要吃饭的吗?起来了。”

秦林当机立断,决定上前把袁芷拉起来,在让她作妖下去,自己就要出洋相了。

“嗯~不想起来。”

雪白滑腻的胳膊被秦林拉住,但是袁芷却赖在床上不想动,闭着眼睛嘟囔道。

“幼稚,多大了还撒娇?”

秦·不解风情·林面不改色,甚至还带上了一丝嫌弃,“快点起来了。”

说完,他手擦了擦脑门的汗水,这天真热,怎么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袁芷偷眼看了一下秦林,心中有些好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帮我把行李箱拿过来,好不好?”

袁芷央求道。

“拿那个干吗?吃完饭回来再收拾不行吗?”

秦林嘴上抱怨着,手上却真实地把行李箱给提了过来。

“我换双鞋,高跟鞋穿着太累了。”

“那你干嘛要穿?”

秦林不解地问道,“旅游什么的穿运动鞋或者旅游鞋不才是最方便的吗?”

“要你管哦,穿着好看不行啊?”

袁芷脸色突然红了一下,鬼知道她为什么会在飞回来之前,心血来潮地提前换上了高跟鞋。

“反正不是穿给你看的。”

说着,袁芷凶巴巴地把秦林拨到一边,俯下身子,从行礼一侧取出一双镶着水钻的平底凉鞋,然后玉足伸出,就这样当着秦林的面换了上去。

啧啧,姿势过了,我不是足控!!

“e,不过,如果一个人身上下都毫无瑕疵,无处不完美的话,那么欣赏一下也没啥问题的……吧?”

“走了,愣着干嘛?”

袁芷拎过自己的小包,修长细润的玉手伸出,在秦林眼前晃了晃。

啧,这个也好看怎么办?

莫名地感觉自己又变成手控了咋办?!

在线等,挺急的。

……

在宾馆附近随意找了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餐馆,秦林和袁芷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袁芷吃饭不像叶曼那么精致和挑剔,并没有那么多要求,所以点餐倒是很容易。

然而秦林看了一眼袁芷勾中的菜单,莫名地有些可怜自己的胃,一个荤菜都没有,是清淡的素菜!!

不得不说,女人在关于身材方面,对自己那是真狠,秦林才不相信袁芷是传说中的素食主义者,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最近在减肥。

问题是秦林仔细打量了一番袁芷的身材,没看到哪里有多余的脂肪啊?

“看什么呢,贼眉鼠眼的。”

袁芷伸手拍了一下秦林的脑袋,面带娇嗔,倒是没有生气。

“袁姐,是素菜啊?!”

秦林愁眉苦脸,可怜兮兮,“你不用给我省钱的,真的。”

“不是点了个带鸡蛋的吗?”

袁芷诧异。

“鸡蛋那能叫荤菜吗?”

秦林眼睛睁得老大,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袁芷,“你是不是对荤菜有些误解?”

“鸡蛋不算荤菜吗?”

袁芷眼睛同样圆睁,一脸呆萌地看向秦林,“和尚不都是不能吃鸡蛋的吗?那不是素菜自然就是荤菜了,这还是我前几天在少室山上听说的。”

“你别听释大湿瞎说,那货就一不靠谱的炒红了的劣质产品,佛法不通,六根不净。”

秦林闻言痛心疾首,同时心底咯噔一下,有些担心,袁芷可别不上云山当道姑反而对尼姑感兴趣了,那还不如当道姑呢。

“可是我根本没见到他呀?据说去泰国开会去了。”

袁芷感到无辜。

“你看,什么时候和尚净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那他们还有时间和心思用在研究佛法上吗?一个个光知道炒作去了,看不破红尘虚名的和尚,那就一大光头的秃驴!你可千万别觉得他们有多高尚。”

为了杜绝袁芷心向释家的想法,秦林毫不犹豫地给大光头们破了一盆脏水。

反正他们要是真的如同佛经上所言的那么六根清净,自然不会介意秦林的脏水,如果不是,那就是心中还有贪嗔痴,根本不配当大大湿,泼你脏水咋滴了?

“啐,你积点口德行不行?”

袁芷有些无语,嗔怪地瞪了秦林一眼,“我又没说他们很高尚,只不过慕名去玩,然后听到他们随便说说罢了。”

“我才不信,每天去玩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他们偏偏要跟你吹牛?很明显是动了凡心,就这再修八百年佛法也没用。”

“好好好,你说得对,你有理行了吧?”

袁芷一拍额头,脸上带着无奈,“那些和尚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了?”

“哼哼,本来就是,前段时间,还有个号称哪个寺庙的和尚拿着张小卡片跑我们家化缘,不要吃的,死要钱,不给还乱说话,气得我差点要打人。”

“……”

袁芷眼睛突然瞪得圆溜溜看向秦林。

“怎么啦?”

秦林疑惑,“该不会你也碰到过吧?”

袁芷点头,“我在山上碰到两回,山下碰到一回。”

“看,我说吧,现在的大光头就跟骗子差不多,特别是少室山的。国内真正精研佛法的大湿,有吗?肯定还有不少。”

秦林振振有词,“但正所谓圣者无名,大者无形,真正精研佛法的高僧,基本上都是清心寡欲,声名不显的,否则,他研究的什么佛法?”

“而且肯定不会是在少室山,那就是借助一部电影突然火起来的旅游风景区,红尘世俗的产物,跟佛法什么的完搭不上边。”

袁芷越听越感觉奇怪,秦林这家伙的反应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不就是被大光头骗了一下么,又没被骗到,至于这么愤慨吗?

“秦林,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被他们骗钱了,还骗了不少?”

袁芷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好笑地看向秦林,“说吧,我不笑你。”

“谁被他们骗钱了,就他们也能骗得了我?”

秦林脸色涨得通红,“你怎么凭空污人智商?”

“呵呵。”

袁芷捂着嘴笑,脸上满是不信。

“那群家伙满嘴的花言巧语,你被骗了也正常,别太过伤心,不哭啊,乖!”

说着,袁芷还装模作样地要伸手揉揉秦林脑袋,被他躲了过去。

秦林一拍脑袋,满是头疼。

得,看样子是解释不清楚了,不过貌似效果也不错嘛,反正袁芷已经把大光头们打上了花言巧语的标签,想来是不会对他们感兴趣了。

唉,为了不让袁芷踏上前世的道路,秦林也算是操碎了心,连自己智商上的污名都承受了。

只要袁芷开心就好。

秦·真·老父亲·林打量着袁芷,突然笑了起来,眼神中满是释然,小小污名,不值一提。

不过通过这件事,秦林终于可以确定一点,袁芷根本没有上辈子那种一言不合就上云山的想法。

现在的她,还是那个向往山河远阔,人间烟火的女人,是那个依旧偷恋凡尘的仙子,足够了。

美滋滋地跟袁芷吃完饭,秦林高兴之下,把袁芷吃不了的饭菜都吃光了,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然后二人又回宾馆休息了一会儿,等到下午天气不算太热的时候,秦林才带着袁芷去看自己昨天考察过的几家小门店。

说是考察,其实压根就是看了看位置,顺带评估了一下市场,秦林根本没跟人家门店老板打听过门店卖不卖的情况,纯粹的剃头挑子一头热!

今天实地打听过之后,袁芷有些无语,秦林有些灿灿,他昨天看中的门店,只有一家的店主有出售的想法,价格还不便宜,其他门店,有的是没有出售想法的,客客气气地拒绝了秦林和袁芷,有的则干脆就是租给租户的,人根本不给你户主的联系方式!

“那个,意外,纯粹是意外。”

终于走累了的秦林和袁芷,眼看夕阳即将落幕,阳光不再毒辣,两人索性在路边找了个干净的花坛,坐下来休息一阵。

面对袁芷丝毫不加掩饰的鄙视,秦林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谁知道他们这么不靠谱。”

“到底是谁不靠谱?”

袁芷盯着秦林。

“那……那不还是有一家门店同意出售的吗?”

秦林试图抢救一下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

“是哦,你还好意思说,比周围门店的平均价格高了百分之二十还多,这明显是在宰人呢。”

袁芷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早知道你不靠谱,下午我就该在宾馆继续休息,然后明天自己去考察门店,害得我白白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

“嘿嘿嘿,您受累了。”

秦林闻言,换上了一副无辜的表情,狗腿一般,跑到袁芷的身后,轻轻为她捶着肩膀,“您受累了,我检讨,深刻的检讨。”

“嗯哼~”

袁芷舒服地轻哼了一声,“小林子你这手艺不错嘛,将来混不下去了,当个按摩师傅也是好的。”

“笑话,就咱手艺,是普通人能享受的?”

秦林大言不惭地说道。

上辈子秦林倒是真的学过推拿按摩,不过都是跟自家门店附近的一家推拿店的老板娘学来玩的,要说手艺多好,那明显是在吹牛。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袁芷鄙视地斜觑了秦林一眼,也懒得跟他嘴贫。

“明天就去学校报道?”

“嗯,明天就可以了,正式开学时间是三十号。”

秦林点点头,“明天先去认认宿舍和辅导员,省的到时候手忙脚乱。”

“也好。”

袁芷轻笑,“用不用我陪你去啊?”

“不用,你忙你的就好,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秦林想也不想地拒绝道,他可不想被一群人围观,万一到时候突然多了一堆想认大舅哥的,想跟自己决斗的同学咋办?

给自己增加竞争对手的事情,秦林疯了才会干!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