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app在看

“夫天地造化。盖谓混沌之时,蒙昧未分,日月含其辉,天地混其体,廓然既变,清浊乃陈……”

天书位于滴血洞内的石壁上,陈勾一边记忆,一边将石壁上的字迹毁掉。

以他现在的精神智力,完全是过目不忘。

并且,天书蕴藏的奥义十分特殊,只要揣摩字句的含义,就能有自己的感悟,从而领悟出相应的技能。

不过万变不离其宗,无论最终领悟的是什么样的技能,都必定与这一卷天书的根本属性有关。

天书第二卷是鬼王修炼,所以不出意外,那一卷蕴含的应该是鬼道奥义。

天书第三卷在天帝宝库,目前不知道是属于哪一道。

天书第四卷在天音寺,大梵班若就是从其中衍化而出,因此必然是佛道。

天书第五卷就是诛仙剑,从中推演出了太极玄清道,其奥义自然肯定是与道门有关。

那么问题来了,第一卷属于哪一道?

“八百年前黑心老人修炼的就是第一卷天书,而且听说魔门四道加上炼血堂的功法,除了鬼王宗之外,几乎都出自这一卷天书,所以这一卷属于……魔道卷?!”

随着领悟,陈勾心中渐渐有一种明悟。

高马尾甜美清纯森女系列高清写真

此卷,的确属于魔。

何为魔?

魔由心生,无法无天,无约无束是为魔。

魔由欲始,遵循本能,满足欲念是为魔。

魔行为规则便是没有规则,不遵从任何既定的约束与秩序,自由自在。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心欲一起,便立刻去满足自己的欲望,没有克制,没有顾忌。

它不像人,被世俗法律道德约束。

也不像仙,受天道伦常桎梏。

也正是因为魔不顾及他人感受,不被束缚在任何框架准则之中,所以才被认为是邪恶。

世间,绝对的自由就是绝对的灾难。

任何东西,哪怕再美好的事物一旦失去控制,都会造成最可怕的后果。

为什么说人之初性本恶?

便是因为人如果没有后天的规矩限制,每个人都按照本能行事,欲望被无限激发,任何世界都会变成末日。

陈勾将天书第一卷的所有内容都记下,并将石壁上的字迹全部毁掉后,就将鬼相如来也召唤出来,和禳命巫祖一起守卫在身旁。

然后直接盘腿坐下,开始一边领悟天书中的奥义,一边尝试在识海之中构筑元门。

这一刻,他实在已经期待太久,有点迫不及待了。

并且,构筑元门并不需要一次性完成,可以像建房子一样慢慢来,甚至建好后都能慢慢修改。

所以,虽然天书五卷还没有全部集齐,但陈勾依然可以直接开始构筑。

至少先打个地基……

当然,虽然可以慢慢建,但过程中的讲究也是很多的。

怎么避免画蛇添足,是一个非常考验意志和判断能力的事。

一段一段奥义化为文字,在脑海深处浮现,像是符文。

渐渐的一整篇天书全部显现,光芒璀璨,法则幽鸣。

构筑元门,用一种不是秘法的秘法,每个觉醒者都能轻易得到。

只需要满足等级要求,就可以施展。

当陈勾激活后,脑海内的那些天书之文字离开开始分化,先是所有字都被打乱,看似杂乱,实则按照某种亘古未知的秩序,如雪花般在识海中飘舞。

须臾,每一个文字的笔画又全部散开,仿佛变成了最原始的法则痕迹。

然后,这些笔画各自接连,构成一条条大道纹路般的线条。

最终,这些线条再勾勒交织,就组成了一个……

婴儿?

陈勾的心神,原本一直沉静无比,但看到这个婴儿后,也忍不住无语。

他想过一本书,想过一页纸,想过一个微型天界,甚至想过天梯、祭坛什么的,唯独没想到由天书奥义构筑的元门,竟然是一个婴儿。

纵然这个婴儿面相超然,浑身气质讳莫如深,一看就非凡物……

但就算是圣婴,也还是婴儿!

到时候,他的灵魂要从哪里走出来?

不过好在的是,元门构筑并没有结束,因为婴儿诞生后,识海中还有很多大道纹路围绕着其游动。

随着婴儿张口一吸,这些道纹全部被其吸入口中,然后吞下。

旋即就见圣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呼吸之间,就成为一个看起来和陈勾差不多大,容貌也极其相似的男子。

区别在于,这男子眉宇间孤冷桀骜,黑色深邃的双眸,闪烁着九幽般的光芒。

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道袍,长发披散,神情淡漠,抬眼一望,识海深处仿佛直接破开一个大洞。

他是魔道化身,魔之天祖,不服天管,不受地束,百无禁忌。

“魔祖元门?”

陈勾陷入深深的疑惑,为什么天书奥义最终构筑的是人形元门?

甚至连选择都没有,直接就出现了。

魔道天祖从哪里体现了“天”这个字的含义?

并且,将来另外四卷天书也全部加入进来后,是不是会诞生另外四道始祖,那么他都得灵魂到时候该从哪里走出?

准备精神分裂吗?

还是……

“唯一天道?!”

陈勾双眼陡然睁开,开阖的瞬间,一道璀璨神光乍闪即逝。

如果说天书是书写而成,那谁才有资格,有能力写出天书?

陈勾心中的答案只有一个,显然就是天道!

所以,单独一卷天书构筑的魔道天祖,也许只是天道的化身。

如若集齐五卷,便有可能构筑出五道合一的“天道元门”!

彼时苍澜千万种元门,有几个能与之相提并论?

陈勾根本不用考虑灵魂会从哪里走出,哪怕从天道最不可描述部位走出来,完成元神升华,他也认了。

只不过,最终结果是否和他推测的一样,还须要集齐另外四卷后才知道。

其实,只要陈勾愿意,现在就可以让灵魂从“魔祖元门”走出,完成升华。

但他显然没有任何理由这么做,五卷合一,无论如何都要尝试一下……

“嗯……有人?”

陈勾心神从识海中退出回到外界后,立刻察觉到洞府内有另一个人的气息,登时眉头一凝,身后一道黑影浮现,正是魔道天祖。

虽然还没有完成元神升华,但元门也可以投影显现在外,并可能具有特殊能力。

之所以说可能,是因为因门而已,有的元门具有,有的元门则没有。

并且,有的那些,能力也不尽相同,与元门各自的特性有关。

同时转头看了过去,便只见一个一身水绿衣裳的女子站在洞府另一边,腰间挂着一只小小金铃,手指间还夹着一朵白色小花,晶莹如玉。

在洞壁夜光石莹莹的光芒下,肌肤如雪,清丽无双,恍如仙女一般。

“碧瑶?”

陈勾脑海中闪过这个名字,口中便轻声念了出来。

这女子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让他一见之下,便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碧瑶,而且绿衣、金玲、指花这些特征,也再明显不过了。

“你认识我?”

女子惊讶问道,无疑承认了自己就是碧瑶。

“你怎么进来的,姜老三呢?”陈勾眉头舒展开来。

既然太阳女神和禳命巫祖都没有主动发起攻击,就证明碧瑶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并且没有展露过敌意。

“你说的是他吗?”

一个面蒙轻纱的黑衣女子从洞府外走了进来,手中提着死狗一般垂头丧气的姜老三。

幽姬?

陈勾眉头扬了扬,鬼王宗四大圣使之一的朱雀与碧瑶几乎形影不离,再观其穿着打扮,身份也就不难猜了。

“虽然是条不中用的狗,但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

幽姬把姜老三扔在中间的地板上,轻笑道:“万毒门吸血老妖的弟子,什么时候成了阁下的狗了?再者……就算吸血老妖在这,我也不会客气。”

陈勾也轻笑道:“你的意思是吸血老妖那种货色,也配和我相提并论?”

话音落下,戴着怒象面具的鬼相如来豁然开启鬼相金身,然后随意的抬起右臂朝着幽姬的方向弹了一下手指。

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弹,却让幽姬瞬间面色剧变,猛然感受到如山岳般庞大的巨大压力。

与此同时,一根符文凝聚的手指在她面前凭空凝聚,而后指甲根从上至下崩落。

空气中赫然传来炸响!

这是什么力量,弹指之间将空气都击穿?

轰!

幽姬双手凝聚成片玄光抵挡,但刹那间就如遭雷击,来不及有任何想法,当场被弹飞几丈开外。

落地后双臂仍在颤抖不止,像是被一头上古巨兽撞了一下,体内气血都在翻滚。

死寂,鸦雀无声!

别说幽姬,就连原本在一旁笑盈盈看戏的碧瑶都惊得长大了嘴巴。

幽姬的实力她自然清楚,就算是她父亲鬼王,也不敢说能一指把幽姬崩飞。

而眼前这个人却轻而易举做到……他究竟是什么人?

她却不知道,刚刚幽姬还是走运了的,否则要是触发了天神怒象的十倍攻击,幽姬猝不及防之下不死也得重伤。

“你腰上挂的是合欢铃吧?”

陈勾瞟了眼碧瑶腰间的金色铃铛,语气略带复杂的说道:“痴情咒你也记下了?”

“没错,前辈修炼的时候我在那边找到的。”碧瑶指了指另一边的洞口,实话实说的笑道。

之前陈勾直接来了有天书的山洞右边,而左边就是合欢铃和痴情咒所在的位置。

碧瑶说话时,神情有些忐忑,担心陈勾要把合欢铃拿走。

但却不曾想到,陈勾忽然话锋一转,满脸笑容道:“碧瑶,你要夫君不要?只要你开金口,我马上给你送过来。”

幽姬:“……”

碧瑶:“???”

PS:干菇被磨成了粉……求!票!!

这两天写得很纠结,但纠结的部位已经过去……来用票召唤曾经的三更菌吧!

Post Navigation